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作家

努力办好《中国作家》文学艺术圈

 
 
 

日志

 
 

【郭进拴原创长篇纪实】《命运》之《第一章 汝河奔流》  

2015-04-16 16:07:15|  分类: 【命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进拴原创长篇纪实】《命运》之《第一章 汝河奔流》  


        命运是一个伟大的雕塑家,它举起人生的斧,凿在我们身上敲敲打打。她偏爱那些经过她精雕细刻的人。
                                                 ——题记
        就地理环境而言,我的家乡鳌头这一带既无黄山的云海,匡庐的劲松,又无泰山的雄浑、华山的惊险,更无漓江的烟雨、阳朔的秀峰,有的只是恬静、幽雅、闲适的田园风光:阳春三月,春风和煦,紫燕呢喃;夏日炎炎,红荷出水;秋高气爽,遍野果压枝头;隆冬季节,一片银白。村中间的鲁沟河和抱玉河在老鳖头汇流后,奔腾着、呼啸着向下游流去,和汝河拥抱,与淮河亲吻着奔流入海。每逢夏秋之季,我们这里更是风烟俱静,绿水凝碧,河清鱼跃,直视见底;急湍似箭,激浪若奔,好鸟和呜,啁啾成韵;横舟上蔽,白昼犹昏,疏枝交映,有时见日。沿河景色更是一幅活的山水画屏;朝暾晚霞中更是仪态万方,沁人心脾。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在这里摸螃蟹,“打瞎驴”、捉泥鳅、打水仗……


一条汝河从村中穿过。小村精致,像人一样有丰富的内涵。据记载,我们鳌头村是汝州市最古老的村之一。鳌头村的内涵当然不仅仅是它源远流长、优美动听的民间传说,它还有在汝州让人啧啧称奇的“人才”。

大凡三县交界之处,在非和平时期都属于土匪出没、兵家必争之地。据传说,旧社会我们鳌头村就有“黄林口,鹰鹞难过,雁过拔毛”的说法,只要有外地人从我们北山的黄林口通过,再“牛”的人也要留下“过路钱”。

 春华秋实,岁月如歌,弹指间,生我养我的故乡——河南省汝州市临汝镇鳌头村已经历了900载的春风雨露。 我的家乡鳌头,历史悠久,典籍众多。鳌为俗字,正字作鳖,本义为海中大鳖。俗称状元及第为独占鳌头。因为在殿试中,选出状元、榜眼、探花三甲后,就宣旨唱名,谓之胪传。胪传毕,赞礼官引东班状元、西班榜眼二人,向前行至殿中之殿下(天子座前的阶梯)迎接殿试榜,到达殿前则状元稍前进,站在中殿石上,这中殿石上雕刻着一条龙和一只大鳖,即古时所谓螭头或螭首。由于状元一人独占殿中的大鳖,所以就说他独占鳖头,后来就借喻为考试得到第一的意思。魁星是北斗七星中前四颗星的总称,又称奎宿。在中国古代神话中,魁星是主宰文章兴衰的神,明清之际的大学者顾炎武认为神像不能像“奎”而改“奎”为“魁”,又不能像魁,而取之字形,为鬼举足而起其斗。故魁星神像头部像鬼,一脚向后翘起,如“魁”字的在弯钩;一手捧斗,如“魁”字中间的“斗”字,一手执笔,意思是用笔点定中试人的姓名。鳌头,我国唐宋时期皇帝殿前陛阶上镌刻有巨大的鳌鱼,凡翰林学士、状元和承旨官朝见皇帝时立于陛阶正中的鳌头上,故称入翰林院为“上鳌头”。这就是“魁星点斗,独占鳌头”的由来。皇宫大殿前石阶上刻的鳌的头,只有考上状元的人才可以踏上。后来用“独占鳌头”比喻占首位或取得第一名的人。 我村西北有一山头,酷似鳌头,故村名就叫鳌头村。 

 我们鳌头村是远近闻名的“戏窝子”,过去上庄有豫剧团,窑湾有曲剧班,西街有越调班,西湾有豫剧团,寨上有豫剧团,每到节假日,几个剧团唱对台戏,至今上庄、西湾还留有古戏楼。我小时候常常在这几个戏楼看戏。西湾我舅舅是个戏迷,常常他穿着戏装在台上唱,我站在台下看他唱,唱完再一块又说又笑着回家。 现在我们鳌头村已建成投入使用的文化大院占地20余亩,建筑面积2000多平方米,总投资250多万元,集村两委办公室、党员活动室、群众娱乐室、电教室、农村书屋、健身广场等功能为一体。已为广大人民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提供了广阔的活动场所。 为了丰富家乡父老的业余文化生活,报答故乡的养育之恩,使乡亲们有书读,读好书,我决定在故乡创建豫西鳌头作家爱心书屋,除我个人捐赠1000册图书外,还向全国每位作家和爱心人士发出倡议:每人捐上一本书,献出点点滴滴爱。

  我的故乡虽穷却很美,她古称鳌头,现名关庙,在汝阳、伊川、汝州3个县(市)交界处。她三面环山,抱玉河、鲁沟河在村子正中的老鳖头汇流后,挽小溪,卷流泉,和汝河拥抱,与淮河亲吻着奔腾入海。村北是挺拔俊秀的抱玉山,村东有松青柏翠的白云山,村西有巍峨雄壮的娘娘山,这里风景绮丽,秀色可餐。我在她的怀抱中放羊、读书、赏景、写诗……每天上山放羊时,我总是一手拿书,一手拿放羊鞭,稍有空闲就赶紧读书。中午羊在树荫下休息,我就坐在羊群旁看书;深夜放羊归来,就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写作,或者跑到砖瓦窑上,借着人家烧窑的火光读书。 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缕缕炊烟,声声鸟啼,每一个淳朴厚道的父老乡亲,每一个聪慧灵秀的兄弟姐妹,每一道清冽甘醇的山溪,都给了我无穷无尽的激情和灵感。于是,我写啊写,把稿子投遍了全国各地的大小报刊。后来,在乡亲们的鼓励支持下,我走出了大山,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成了一名作家。家乡这些年变了,变美了!变富了!她的璀璨,是我们每一位鳌头人共同的荣耀!对每个鳌头人来说,创建豫西鳌头作家爱心书屋,这将是一件喜事、盛事,相信每一位鳌头人都会在这一特殊时刻与书屋同喜同庆! 故乡的改革和发展,奠定了我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她是我们放飞梦想的园地,是我们汲取知识的宝库,是她给了我们腾飞的起点和翱翔的翅膀,让我们可以在这片蓝天下,自由自在地沐浴阳光,享受知识带给我们的快乐。在这里,我们打下了事业的基础,结成了最真挚的乡土情谊,留下了最难忘的故乡回忆。 作为鳌头人的儿子,我们一丝一毫的成功,都蕴含了家乡父老和母校对我们的教导和关爱。家乡的历史凝聚着每一个鳌头人的心血,家乡的辉煌映衬着每一个鳌头人的业绩,家乡的发展更需要大家的鼎力相助。 在创建豫西鳌头作家爱心书屋之际,我向全国作家和爱心人士发出捐赠图书倡议书,为豫西鳌头作家爱心书屋献礼,为山村的建设发展出力!倡议所有的作家和爱心人士自愿为书屋捐书,数量不限,重在积极参与,以充分彰显全国作家和爱心人士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捐赠图书将纳入书屋统一编号,根据实际捐赠情况,专项管理。为下一步设立“作家爱心书屋”中心馆、“作家签名图书珍藏库”、“爱心文化园”、“爱心碑廊”创造条件,打下坚实基础。

  “万间广厦,众匠所营;涓涓细流,终聚成河。”您捐赠的每一本书都是对豫西鳌头作家爱心书屋的厚爱,是对爱心书屋发展和建设的支持!尊敬的全国作家和爱心人士朋友们!豫西鳌头作家爱心书屋期待着您的关注与支持!为了报答您的厚爱,我将为每位为爱心书屋签字、盖章赠书的好朋友回赠一本我专门为豫西鳌头作家爱心书屋而出版的新作《我的鳌头》,并在《豫西鳌头作家爱心书屋》网上公布捐书人名单、书名以及有关捐赠者简介、文学成就、新作选载等。 豫西鳌头作家爱心书屋期待着您的莅临和馈赠!

 

啊!汝河! 这是一条从云间飘来,又向云间飘去,从莽莽大山流出,又向莽莽原野流去的河流,自洪荒的岁月流淌到今天,又从今天流向我们无法预测的未来。她滋润着这块土地,养育着我们鳌头的祖祖辈辈,养育着人们,养育着鳌头的子孙后代。这条河流见证过腥风血雨的战争,见证过社鼓欢庆的丰收景象,见证过爱、恨、情、仇,一切的一切,都成为历史的秘密,隐藏在她绵延不息的波涛里。那些远去的岁月,那些往日的记忆,都随着这时而缓缓流淌时而汹涌澎湃的流水流向远方,汇入长江大海,汇入悠悠历史长河。也许汝河也没有带走什么,而是把过去的历史隐藏在它某个神秘的河道中,某段隐秘的暗流里,流走的仅仅是一去不返的流水。或许在多少年以后的一个午后,一个星寒月冷的梦醒时分,那些隐藏在河床泥沙深处的往事,突然像精灵一样出现在你的眼前,你甚至会感觉到它们的音容笑貌,触摸到它们肌肤的温度质感。

汝河是鳌头人的母亲河 !             

童年,我与小伙伴们经常在河流宽阔的胸怀里戏水玩耍。阳光下的河水闪耀着金色的光泽,我们如鱼一样在水中游弋,平滑的水波如母亲温柔的手背拥抱着我们幼小的身体。我们在这河流里捉鱼虾,淘螃蟹,在河岸边分享从果园里偷来的瓜果,在河边的草地上让我们的牛儿、羊儿悠然啃着青草,我们自己却躺在草地上享受清凉的河风,看蔚蓝的天空,看长河落日。一次在河滩上玩耍时我们挖到一把铁剑,那时候还没有读过杜牧的“折戟沉沙铁未销”,不知道历史的沧桑,只知道叫做木匠的堂哥给我做了个剑鞘,把剑挂在裤腰带上,骑着我的牛,像凯旋的将军威武地在河堤上走着炫耀……转瞬,那些童年的记忆都失落在悠悠的河流深处,河流,依然在悄无声息的岁月里流淌着。

      这条河流给了我童年的美好憧憬和美好记忆,也让我过早地了解了人世的悲伤。 

 年轻的心总是沿着河流追逐大海,想到河流以外的天地去开拓世界。可当年离开这河流的人,在垂暮的岁月又一一回到河流的身边。一位干部退休后又回到这里,他早早晚晚都在这河堤上转悠,面对无语西流的河水,看日出日落,在这里享受温暖的夕阳余晖,消磨人生最后的时光。一个当年在这河流边带领大伙砍树炼铁的干部,在他退休后,每年春季都带着自己的孙儿,用自己的退休金购买树苗,来到这河湾边栽树,记者来采访他,他只向记者说了一句话:赎罪!

      然而,记忆犹如河流边杨柳树的根须一样弯曲延展,年年长出新的枝,发出新的叶,蔓延荒凉的河套沙湾,绿满荒凉的岁月;记忆犹如河边的杨柳,咬定河堤的土石,秋枯春蕤,看潮涨潮落;记忆犹如河滩芬芳的花草,在春风里摇曳,在洪水中挣扎,以不屈诠释生命的顽强;记忆犹如河边的林鸟,年年重复着同样的歌声……以及那翩翩飞舞的蝴蝶、辛勤劳作的蜜蜂,也包括我们的爷爷,我们的父亲,我,我的儿孙,无不重复着生命的轮回。

      汝河养育着鳌头人,也养育了我!也看着我由稚嫩的孩童长成伟岸的男子汉!我想在今后无涯的岁月里,守望着这条源远流长的母亲河,聆听它奔流不息的美妙韵律!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